ICANN 博文

敬请阅读 ICANN 的博文,了解最新政策制定活动和区域事务等等。

我们提出“利益相关方参与”有何深意?

2014 年 11 月 5 日
作者: Joe CatapanoJoe Catapano

本部分内容不仅提供联合国六种官方语言版本,还提供以下语言版本

Ben Towne, Ph.D. candidate at 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 in Pittsburgh, Pennsylvania and ICANN stakeholder

在本篇博客的结尾是我所工作的 ICANN 部门名称 – 全球利益相关方合作。当我出席各种活动与人交流时,别人在听到我说出这个名称时会略感困惑,经常会问:"那是什么意思?"

ICANN 不像许多其他公司设有股东,但我们有很多的利益相关方。ICANN 的利益相关方有不同的职业背景且遍布全球。"利益相关方"这个术语在广义上是指任何与互联网有利益相关的人。利益相关方可以是一个公民社会或活动组织的成员、一家营利性公司的一名员工、互联网注册局或注册商的一个代表,也可以是一个政府代表或学生。事实上,ICANN 的利益相关方可以是使用互联网的任何人!

本·汤 (Ben Towne) 是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卡内基梅隆大学的一名博士研究生,他就属于这样的一个利益相关方。他参与了计算、组织与社会计划。大约一年前我在卡内基梅隆大学校园访问时遇到了本,当时我和一个同事在那里作一个有关 ICANN 介绍的演讲。三个星期前,我在洛杉矶参加 ICANN 第 51 届会议时再次遇到本。

我们可以通过本的故事了解有关利益相关方合作的最基本含义:一个曾听说 ICANN 的学生,在遇到了来自该机构合作团队的几个人员后对该机构的兴趣愈发浓厚。本与 ICANN 事务保持关联一直持续到大概 12 个月后,他发现自己在 ICANN 会议中与他的同伴以及与其他在 ICANN 工作多年的工作人员一起讨论一些最紧迫的 ICANN 和互联网管理问题。

下面是我在 ICANN 第 51 届会议不久后与本进行的访谈的部分内容。在此感谢本抽空接受采访。再次相逢的感觉非常不错!

乔:您是如何得知 ICANN的?当您第一次听到 ICANN时,有什么想法吗?

本:我不记得具体什么时候第一次听说 ICANN 了,但我想是在 2009 年国际电信联盟世界电信政策论坛之前。那次论坛上听到和了解了很多信息,同时还有很多社交活动。我代表了来自发达国家的年轻人,帮助我们年轻人在会谈中发出我们的声音。

几年后,第 4 版互联网协议(IPv4)开始枯竭,这将 ICANN 重新带入我的视线。在 2013 年,通过在 IdeaScale 和 GovLab 参与 ICANN 多利益相关方创新战略专家小组,以及我在大规模协作和构思工具及平台方面的兴趣,使得我对 ICANN 的兴趣在某种程度上开始激增,在那年十二月,当您和您的同事里卡尔多·鲁福洛 (Riccardo Ruffolo) 访问卡内基梅隆大学时,我了解到很多有关该组织的信息。

我对 ICANN 第一的印象是,看到许多来自各行各业(例如竞争性企业、政府、学者和最终用户等)的人走到一起进行卓有成效的对话,并共同对影响互联网的重大事务做出决定,这让人感到非常有吸引力。要实现这点看似不太可能,因为管理如此大的规模和多样性可谓前无所有。似乎有很多需要讨论的事务,但有时甚至不愿意去尝试;开始时我很怀疑。ICANN 似乎是唯一一个机构会实际地运用这个模型来解决一些具有挑战性的和急需解决的问题,尤其是待解决的 IANA[互联网号码分配当局]管理权移交流程问题。在美国政府转变其角色后,ICANN 亟需建立一个服务于全球互联网社群的多利益相关方治理模式。这个模式最终是什么样的,我将拭目以待。

乔:您是如何得知 ICANN第 51届会议的?

本:我在 9 月 11 日收到来自杰夫·顿恩先生(Jeff Dunn)(ICANN 网络教育专家)的电子邮件,邀请我申请 NextGen@ICANN。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得到导师的许可并进行了申请。我很高兴能够被选中,因为参加 ICANN 第 51 届会议是一个巨大的学习机会!

乔:您能谈一下参会的经历吗,例如遇见了谁,做了什么,进行了什么有趣的互动或其他?

本:我在 ICANN 会议上遇到了很多人并出席了各种会议,包括伙伴关系计划 (Fellowship) 会议和下一代 (NextGen) 会议,一起参加的人员包括来自各个 ICANN 社群的领导和工作人员。珍妮丝·杜马·朗琦女士 (Janice Douma Lange)(ICANN 外展和合作经理)在指导我和我的下一代 (NextGen) 同事参加伙伴关系计划 (Fellowship) 会议方面提供了巨大帮助,使我们对 ICANN 有更深入的了解。我还参加了周日的新人会议,对我来说非常有帮助。

我参加的其他会议包括欢迎会IANA 部门介绍域名系统安全扩展技术 (DNSSEC) 入门指南政府咨询委员会 (GAC) 与 ICANN 董事会联合会议以及音乐之夜社交活动。

我还碰到一名来自纽约市的企业家,我们在走廊里愉快地聊了一会。我分享了有关匹兹堡创业环境的一些信息;而他可能在不久的将来会访问匹兹堡。

我很享受在周一参与[ICANN 董事会主席]史蒂夫·克罗克尔 (Steve Crocker) 主持的活动,并吸取了他在早期帮助发展互联网的经验。而他实际上也正在打算不久后会见我的系主任比尔·斯切里斯 (Bill Scherlis)。

在 ICANN 第 51 届会议开幕时,克罗克尔博士引用了一句名言"网络拉进人们的距离"引出为建立"一个原本旨在减少差旅的系统"而所需的大量差旅工作。让人惊讶的是,在几十年后,为了对互联网基础设施的一个关键部分 – 唯一标识符[主要是名称和号码] – 进行讨论,成千上万的人坐上飞机飞往世界各地进行讨论、辩论和建立共识,而且每年进行几次。这些群体一年四季的邮件列表和 Web 会议似乎增强了彼此的合作关系,其中也完成了很多 ICANN 的实际工作。

乔:您现在已经参加过了 ICANN会议,对它的印象如何?

本:ICANN 是一个复杂的组织,它的组成部分比我之前知道的要多很多。让我感到惊讶的是会议的公开程度,以及明确鼓励新人积极参与的程度,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制度化、有如此多缩写名称导致有时让人产生困惑的组织。从我实际接触的情况来看,当我提问或提供建议时,人们会真心地对此表示感谢并看重它,而不会因为它来自一个新人而马上否决它。

乔:接下来您会如何与 ICANN或其他互联网生态系统的人员进行互动?

我带回了一些我所学到的知识(仍在整理中),并通过演示的方式与我在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小组一起分享。目前我在卡内基梅隆大学上一个班,专注于会议记录的自动汇总(ICANN 有很多这种公开记录,或许可以用来解决缺乏相关现实数据的问题)。我也在关于对话和商议的第六届全国会议中分享了我的一些经验,目的是推广人们对 ICANN 的了解,例如它是做什么的以及是如何运行的。我现在对 ICANN 及其面临的挑战有了一个更深的了解。与未参加 ICANN 会议相比,如果我看到(或想到)一些可以帮助应对这些挑战的想法,我会更愿意和也更有能力与社群进行分享。

作者乔·卡塔巴诺 (Joe Catapano),ICANN北美地区全球利益相关方合作协调员

Authors

Joe Catapano

Joe Catapano

Stakeholder Engagement Sr Manager
Read biographyRead biograp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