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

引领潮流的虚拟会议:令人们求知若渴

2020 年 04 月 20 日
作者: Ashwin RanganAshwin Rangan

当 ICANN67 届会议成为 ICANN 举办的首届虚拟公共会议时,我们很难想象这次会议会引起大家极大的兴趣,求知若渴。直到《洛杉矶时报 (Los Angeles Times)》在其网页和纸质媒体上报道了我们的筹备工作后,这种"创新"才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我们采取突破创新的方式主办了一场全球范围的大规模虚拟会议(涉及 130 多个国家、近 1800 多名参会人),此举带来了深远的影响。自那以后,来自全球各地的问讯纷至沓来。

ICANN67 结会后不久,我们开始处理来自各类组织的问讯,他们都想知道我们到底是如何做到的。这些问讯分别来自风险资本家们、小型企业、欧洲网络协调中心 (Réseaux IP Européens Network Coordination Centre, RIPE NCC) 的朋友们、和联合国下属机构互联网治理论坛 (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 IGF) 。

直到今天,我们还在不断收到问讯。鉴于此,我想与大家分享一下常见问题的解答:

我们是否只使用了 Zoom?ICANN67 届虚拟会议为何如此特殊?

我们的确使用 Zoom 作为一套基础平台。这套基础平台使得我们能够共享演讲屏幕、查看参会人、聆听他们的发言、并"看到"他们举手请求获得澄清、并给到参会人一个相互交流的空间。Zoom 还提供了一项可选的录音功能,使得我们可以录制任何一节会议。

但 ICANN67 会议的服务不仅限于此。除了 Zoom 的原生功能以外,我们还提供了实时速记;西班牙语和法语同声传译服务;会后文件的阿拉伯语、中文和俄语译文;和整合日程和日历设置功能。我们使用自供的"超级强力胶"——即一套指挥各种不同元素,实现可视化、协调性和控制性的系统——将所有这些元素粘合起来。

大家为何对 ICANN 虚拟会议的设置如此感兴趣?

鉴于"2019 冠状病毒病 (COVID-19)"的疫情仍旧存在大量不确定性,全球各地有如此多的人员受到了疫情的影响,许多企业、社区、乃至国家都面临着长期"封锁"的境地。当印度宣布针对约 13 亿人口执行长达 21 天的强制性封锁令时,这一命令成为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蹲家令"。这是一种让人感到不适、处境艰难的情形。人类从本质上来说是群居物种;我们喜欢聚在一起、与他人进行面对面的沟通和对话。做生意时,生意人总说他们达成交易前,喜欢直视对方的眼睛。

ICANN67 届虚拟会议取得了极大成功,是因为我们使用了一套双向多点多语言的数字平台,使得来自全球各个时区的人们都能够参与进来,在线交流,发起私人对话,并能够"直视对方眼睛进行面对面沟通"。

这套由 Zoom 提供的、突破思维定式的创新型功能和增强版平台吸引着人们的注意力——特别是那些面临着多语言挑战的组织。他们渴望了解 ICANN 如何提供了这套平台,并希望能够学以致用。

ICANN 组织是如何应对这些请求的?

想象一下当今的世界,许多社区都处在"封锁"状态。再想象一下同一个世界,若没有互联网或互联网促成的所有工具和能力,会是怎样的情况。今时今日,这种情况似乎是不可能,坦言之,甚至很可怕的。

ICANN 作为互联网生态系统中的一份子,在提供让互联网"遵规守纪"正常运转的各类技术方面,在编制和遵守一系列全球协议方面,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在这一架构中,ICANN 组织是为全球公共利益而服务的。如今,保持互联,维持工作效率主要取决于以互联网为依托的各类技术。我们得以将技术和能力结合起来,这似乎使得其他面临类似挑战的组织(即面临着全球性、多点、多语言、多时区等挑战)对此产生了兴趣,并看到了这种做法的价值。

我们欢迎大家提出问讯,并乐意分享我们举办 ICANN67 届会议的创新方案和具体做法。

如果您或贵组织有兴趣了解更多信息,敬请联系:ashwin.rangan@icann.org

Authors

Ashwin Rangan

Ashwin Rangan

SVP, Engineering and Chief Information Officer (CIO)
Read biographyRead biograp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