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

衡量 IPv6 部署在全球范围内的发展

2012 年 03 月 7 日

ICANN Blog

本篇是一篇客座博文,作者 Mirjam Kühne 是欧洲网络资源协调中心 (RIPE NCC) 的 Labs 社区建设者。RIPE Labs是由 RIPE NCC 设计的一个平台,旨在让网络运营商、业内专家和 RIPE NCC 披露、测试和讨论创新的互联网工具、理念和分析。

2011 年初,RIPE NCC 分享了一些图表,这些图表显示了随时间变化应用了 IPv6 的网络所占百分比的情况。更准确地说,它显示了那些宣布在全球路由表中有一个或多个 IPv6 前缀的自治系统 (AS)1 所占的百分比。针对五个地区互联网注册管理机构 (RIR) 的调查结果已在 RIPE LabsNetworks with IPv6 Over Time(随时间变化的 IPv6 网络)一文中有说明。

该文章发表时,宣布有一个或多个 IPv6 前缀的 AS 在五个 RIR 服务地区所占的百分比约为:

APNIC 10%;

RIPE NCC 8.5%;

LACNIC 8.5%;

AfriNIC 6%;以及

ARIN 5%。

自那时起相关进展不断更新,在下图中您可以看到所有地区的当前状况。您可以在 http://v6asns.ripe.net 上看到这一交互式图表,并且您还可以使用这一工具根据您感兴趣的地区或国家来进行绘图。


Networks Announcing IPv6 Per RIR Region

所有地区应用了 IPv6 的网络所占百分比在均有增加。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起始位置和终止位置不同,所有五个地区的增长曲线都非常相似。现在,宣布有一个或多个 IPv6 前缀的 AS 在各 RIR 地区所占的百分比约为:

APNIC 17%;

RIPE NCC 15%;

LACNIC 14%;

AfriNIC 12%;以及

ARIN 10%。

有趣的是,到 2011 年中,所有地区均呈现指数增长。这可能有多种原因:2011 年 2 月,ICANN 的 IANA 部门向 RIR 分配了最后的 IPv4 地址空间。2011 年 6 月举行了世界 IPv6 日活动,促使许多组织将它们的 IPv6 部署日期提前。该日期后多数地区在图中呈现出的平稳态势也可能与许多国家和地区的经济状况有关。这些造成增长相似性的可能原因都反映了全球性的影响力事件,而非局限于某一个 RIR 地区。

我们还分析了全世界 IPv6 渗透率最高的国家和地区,并发现有很多方面可导致某个国家的高 IPv6 渗透率。培训无疑是有用的,但是一个强大的运营群体和一个鼓励 IPv6 部署的主动型政府或监管机构也可能具有积极的作用。在部分国家和地区,ISP 之间的同侪压力和竞争似乎也是促进 IPv6 部署的一个有利因素。

更多信息和其他图表,请参阅有关 RIPE Labs 的背景文章:Networks with IPv6 – One Year Later(IPv6 网络 - 一年后)。

更多关于 IPv6 的信息可在 IPv6ActNow(即刻启用 IPv6)上查看。

客座博文,作者 Mirjam Kühne 是 RIPE NCC 的 Labs 社区建设者

 

1 自治系统 (AS) 可以是单个网络或网络群组,由一个普通的网络管理员代表一个单一的管理实体(通常是互联网服务提供商 [ISP])进行控制。

ICANN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