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

2020 年回望 - 我在 ICANN 这 20 年

2020 年 10 月 21 日

Chris Disspain
null

我加入 ICANN 已有 20 年,在董事会工作 9 年,今年即将卸任。

最近,我花费了相当多的时间来回顾过去这 20 年的点点滴滴,努力回忆起我在 ICANN 工作期间的一些值得记录的瞬间。

  • 2000 年 11 月,ICANN 第 7 届会议在加利福利亚州玛丽安德尔湾召开 – 当时我对 ICANN 知之甚少,但却受到了国家和地区顶级域 (ccTLD) 社群成员的热烈欢迎,他们来参加 ICANN 会议是为了确保任何事情都不会影响到 ccTLD 的独立性。
  • 2003 年 6 月,ICANN 第 17 届会议在蒙特利尔召开 – 当时我和同事们被关在酒店地下室中,协商成立国家和地区名称支持组织 (ccNSO),最终这项提议获得了大多数与会 ccTLD 社群成员的同意。
  • 2004 年 3 月,ICANN 第 19 届会议在罗马召开 – 当时出现了危机事件!酒店内酒吧的红酒喝光了!我问道:怎么会这样?真的吗?酒吧服务生回道:是的,没有红酒了。我说:但这不可能啊。酒吧服务生回道:确实如此,红酒被你们喝完了,酒店这两天内没有新酒到货。我说:怎么能让这种事情发生?真的没有酒了吗?酒吧服务生回道:我们还有一些西班牙葡萄酒。"Problema resuelto, crisis evitada(问题得到解决,危机顺利化解)"!
  • 2004 年 7 月,ICANN 第 20 届会议在吉隆坡召开 – 最终,来自不同地区的四个 ccTLD 同意加入 ccNSO。我们成立了第一个理事会,并召开了首次会议。我被推选为理事会主席。
  • 2004 年 12 月,ICANN 第 21 届会议在开普敦召开 – 那时我正在南非一条齐腰深的运河里,寻找我那个当时最潮的新款摩托罗拉 Razr 手机。几分钟前,它莫名其妙地从我手中跳了出去,掉到了运河里,我当然也跟着跳下了河。10 分钟后,我才恢复理智,上了岸,买了一部新手机。
  • 2005 年 7 月,ICANN 第 25 届会议在卢森堡召开 – 当时有一场联欢活动,预备了 500 人的座位,结果却来了 650 人。所以时任董事会主席温特·瑟夫 (Vint Cerf) 被拒绝入场,还好他在最后一刻得到解救,被送入了会场。"世界最强壮的大力士"带来了娱乐表演。他手撕电话簿,徒手掰弯金属管,只用自己的牙齿就抬起了数位 ICANN 工作人员。这太不可思议了,我完全跟不上节奏。
  • 2007 年 6 月,亚太国家和地区顶级域名联合组织 (APTLD) 会议在迪拜召开 – 与会人员对国际化域名 (IDN) 的热情非常之高,特里莎·斯旺哈特 (Theresa Swinehart)、亚尼斯·卡克林斯 (Janis Karklins) 以及我本人都感到深深震撼。由于 ccNSO 政策制定流程 (PDP) 持续时间太长,所以 IDN 快速通道由此诞生。
  • 2008 年 11 月,ICANN 第 33 届会议在开罗召开 – 酒店同意让酒吧通宵营业,这样我们就可以观看美国大选。当时的氛围可真不错!大家情绪也很激动!还闹了个乌龙,凌晨 4:30 手里抓着一块巧克力去睡觉!真是一片狼藉!
  • 2009 年 10 月,ICANN 第 36 届会议在首尔召开 – 吉他手为会议揭幕!真的么?没错,这是破天荒的头一回。董事会批准了 ccTLD IDN 快速通道。房间里的所有人都沉浸在欢呼和泪水中。我们做到了!我们让数百万人能够更容易地访问互联网。
  • 2010 年 3 月,ICANN 第 37 届会议在内罗毕召开 – 举行了祈祷仪式,为会议揭幕!这是另一个第一次。祈祷、断电、铜管乐队演奏、战犯等等。这事可以回头再说,因为故事很长,但很有意思。
  • 2011 年 10 月,ICANN 第 42 届会议在达喀尔召开 – 这一年,我加入了 ICANN 董事会。从此义无反顾。
  • 2012 到 2013 年 – 新通用顶级域 (NgTLD)…新通用顶级域…新通用顶级域…(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2014 年 3 月,ICANN 第 49 届会议在新加坡召开 – 继美国政府宣布他们会放弃对 ICANN 的最后控制权之后,我们立即采取行动,力争创造出能够让 ICANN 3.0 蓬勃发展的环境。自 ICANN 2.0 开始以来,我们已经度过了 12 年,这么快么?
  • 2016 年 10 月 1 日 – 松了一口气!大获成功!我们组建了社群工作组、跨社群工作组,制定了新章程,并且这时候,与美国政府的合约已正式到期。我们可以放松一下。但革命尚未成功,还有第 2 工作阶段、新通用顶级域后续轮次和一大堆需要完成的移交后审核工作。还有关于 GDPR 的事情。好吧,还要继续努力!
  • 2018 年 6 月,ICANN 第 62 届会议在巴拿马城召开 – 这一年,世界杯在莫斯科举行。英格兰对阵巴拿马。这是巴拿马队在世界杯的首次亮相。比赛 7:00 开始,但在 4:00 左右大家就开始兴奋起来。酒吧和咖啡馆已经开门。所有人都出去看球。巴拿马队打进了他们的第一个世界杯进球,真是令人欣喜若狂。虽然最终巴拿马队以 1-6 输了比赛,但这不是重点。
  • 2020 年 10 月 22 日,ICANN 第 69 届虚拟会议在汉堡召开 – 这是我在 ICANN 董事会任职的最后一天。

回忆重大事件非常重要。但真正重要的是,在这期间遇到的人。我们有过争论,出现过分歧,接受过妥协,达成过共识,经历过怀疑的目光、咬牙切齿的时刻和欢声笑语,也曾在会议结束后聚在一起放松心情。所有的经历都与人有关。

对我而言,这个志愿者社群,尤其是 ICANN 工作人员团队,让我过去这 20 年的旅程尽管极富挑战,但又充满乐趣和荣光。这是一段值得铭记的、非凡的旅程。

Chris Dissp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