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

ICANN——发展的催化剂

2018 年 09 月 28 日
作者: Nii Quaynor

null

(编辑注释:本博文由"非洲互联网之父"尼·奎诺 (Nii Quaynor) 撰写,是 ICANN 早期先锋人士撰写的系列博文之一。在我们庆祝组织成立二十周年之际,这些人员向我们介绍了 ICANN 的早年岁月。先锋人士发表的博文现已同时发布在 ICANN.org 和 CircleID.com 之上)


1998 年间,设立"Newco"(即 ICANN 的非正式曾用名)的想法还是虚无缥缈的。这个想法如此新颖、前所未有,因而人们把它称作是一种"试验"。

我们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找到一家组织,它由一个国家(例如美国)构建,但其所有权却是全球共有的。从很大程度上来说,该组织的界定是通过国际参与来完成的。

毋庸置疑,这期间囊括了多种利益。大家都透过不同的角度来审视这一组织。有些人认为,该组织将实现全球互联网的良好协调。还有些人认为,该组织是互联网安全稳定运营的商业环境。还有一些人则仅仅希望亲眼见证一种全球治理的试验性模式。所有这些利益糅合在一起,就构建了当今的 ICANN。

作为一般会员社群选出的前任董事,在早年间,我一直都在审视 ICANN 的设立初衷,尝试找到一些方式来促进多样化,并纳入一些不属于任何组织机构的个人成员。为了界定这种关系,我们花费了大量的精力。

ICANN 早期设立之时,有一点我特别感兴趣:在 20 年的历程中,ICANN 如何在有意无意地的情况下,影响了积极参与互联网扩张的许多新兴国家的信息社会发展,特别是那些发展中国家。显然,我对非洲的情况更有发言权。通过我的观察,我深知是什么改变了非洲大陆。而我的观察,也许在其他地区也是成立的。

1998 年时,非洲几乎没有互联网服务提供商 (ISP),几乎没有国家和地区顶级域 (ccTLD) 运营商,互联网技术专业人士的数量更是少之又少。当时人们在使用一些个人电脑和服务器,尽管连接信号很弱,而且大多数人对此也没什么了解。

当时非洲才刚刚在大学内引进了计算机,各大行业也才刚刚启用企业计算机,且大部分计算机都使用制造商专用网络。电信行业还处在萌芽阶段,本地区的许多政府也在艰难地推进电信政策改革,以推广规模化服务。当时,电话的渗透率甚至都非常低。

随之而来,ICANN 诞生,开始协调全球各地的标识符,形成一种新的沟通形式。ICANN 承诺协调各类资源,使得沟通变得更具竞争性。一方面,它引领大家考虑全球公共利益,另一方面,它也提醒大家,低效的电路连接式沟通模式将成为历史,更高效的以信息包为依托的系统将应运而生。

随后,ICANN 开始参与联合国 (UN)、信息社会世界峰会 (WSIS) 和互联网治理论坛 (IGF) 的工作,这也展示了该组织参与其他论坛、提供信息和开展合作的重要性。在此过程中,我们总会碰到分歧。我们总会碰到利益冲突,但重要的是,ICANN 是拥有发言权的。

通过自下而上的多利益相关方的模型,让新建社群来作出决策,这种想法刺激着那些希望治理能够更具包容性的人们。此举提供了许多的对话机会,使得人们有能力争取为互联网构建一个更良好的本地政策环境。简言之,人们在构建一个兼容并蓄的互联网治理架构一题上达成了一致意见,此举还影响了许多非洲国家政府积极地参与了进来。

在 ICANN 中播下非洲参与的种子并非易事,但庆幸的是,ICANN 的互联网治理理念真真切切的是全球性的,从其设计之初就是全面包容的。

与此同时,在 1998 年,非洲在贝宁科托努市 (Contonou, Benin) 召开了一场互联网治理大会,确定如何以最佳方式参与 ICANN 事务。我们提议要在非洲设立与 ICANN 和全球互联网生态系统相关的多个核心技术机构。这些技术机构都以"Af."作为抬头命名。

这份提案在实施过程中组建了:非洲网络运营商团体 (AfNOG)、非洲网络信息中心 (AfriNIC)、非洲顶级域组织 (AfTLD)、非洲研究和教育网 (AfREN)、注册服务机构社群和非洲紧急事件响应小组 (AfricaCERT) 等等。

在过去 20 年间,互联网的稳定性是令人难以置信的,这也体现了 ICANN 正在有条不紊地执行其使命的一项重要内容。改良后的竞争政策使得越来越多的非洲新注册服务机构和注册管理机构加入了我们的行列。ICANN 的开放性及其对多样性的追求,一直都受到我们大家的青睐。

在一般会员社群的演变发展中,我们选择采用间接代表终端用户的方式。这种方式并无问题,但我们仍旧需要持续促进组织的透明度,确保终端用户能够切实地参与确定 ICANN 的领导层。

区域合作对于 ICANN 履行其全球性义务是至关重要的。非洲大陆期待着扩大和深入我们之间的合作。

热烈祝贺 ICANN 成立 20 周年!

Authors

Nii Quayn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