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

ICANN 成立概览

2018 年 10 月 25 日

Ira Magaziner

我的故事从远古时期开始,当时恐龙还统治着地球。当时,您可以通过 56k 拨号连接(如果您有的话)将电影下载到您的台式计算机上。那时,使用法国 Minitel 网络的用户比全球互联网用户还要多,而且,一个小小的酒店房间就可以容纳韩国的所有互联网用户。我知道这一点,是因为我在那个房间见过他们所有人。

1995 年早些时候,作为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 (Bill Clinton) 的政策制定高级顾问,总统要求我帮助提供建议,如果他在 1996 年连任,可以采取哪些措施来加速美国经济的长期增长。我建议我们在美国和全球范围内建立一种政策环境,以加速新开发的互联网的发展,这样,我们就可以帮助推进全球经济转型。

我意识到,互联网具有巨大的潜力,但它的未来充满极大的变数,需要在可能推迟或摧毁它的两个极端之间取得平衡。一方面,如果互联网不遵循任何公认的指导方针,变得过于无政府主义,它可能会官司缠身,因而吓跑投资者以及希望帮助构建互联网的人员。另一方面,如果传统的官僚主义势力接管,实施大量政府管制并由效率低下的政府间监管机构管理,互联网的创造性和发展势头将会受到严重影响。

因此,我们成立了一个部门间任务组,并在随后的几年中完成了以下任务:通过立法, 且与其它对互联网商务免征关税和税费的国家/地区就签订国际条约进行谈判;认可数字签名和合同的合法性;保护互联网知识产权;允许市场而不是监管机构制定标准;使通用的互联网电话和传输免于受到繁琐的监管;并降低消费者使用互联网的成本,同时还采取了其它一些措施。我们的目标是将互联网建立成为一个允许所有个人参与的全球通信和商务媒介。

在执行所有这些任务的过程中,有一个问题受到密切关注:在建立之初,互联网的合法性就面临着复杂的政治和法律挑战,面对这些挑战,如何成功对互联网进行技术协调并推进其发展?

当时,IANA 还只是位于南加州大学 (USC) 的一间小型办公室内,由乔·波斯特尔 (Jon Postel) 依照南加州大学与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署 (DARPA) 签订的合同而运营。

在这间地板和书桌上堆满大量文件和书籍,墙上挂着书架的小型办公室中,乔确定了每个国家/地区所使用的顶级前缀,以及每个国家/地区应负责管理互联网的人员。

弗吉尼亚州的一家名为 Network Solutions 的公司根据其与美国商务部签订的合同运营 A 根服务器。实际上,它几乎垄断了域名销售业务。它与乔合作,对号码与域名进行同步。

但是,乔与 Network Solutions 领导层的相处并不融洽,他们之间总是纠纷不断。他们对彼此都极度不满,许多时候,应商务部和 DARPA(作为合同的管理方,他们通常也深陷其中)的要求,我需要设法仲裁他们之间的纠纷。

此外,互联网基础设施也不够安全。我需要出差去维护运行互联网的一些服务器。一些服务器位于大学地下室中,实际上,我需要进入地下室并拔下服务器的插头。这几乎没有安全性可言。

这些安排本质上十分脆弱,导致 1996 年 1 月初的一周中出现各种紧急情况。这一周中发生了以下事件:

  • DARPA 署长给我打电话,称由于存在过多纠纷,在 IANA 合同到期后,它将不再监督该合同的执行情况。
  • USC 校长来电称,南加州大学不接受针对他们而提起的诉讼,并希望终止他们的合同。
  • 我们的法律顾问到访,介绍了全球范围内提起的五十多起诉讼,这些诉讼质疑互联网技术治理的有效性,它们可能会使互联网分崩离析。
  • 在反对采用互联网协议十多年后,国际电信联盟与我联系,要求接管互联网。
  • 一个由美国国会议员和参议员组成的代表团来访,坚称是美国政府创建了互联网,并声称绝不放弃其控制权。
  • 100 多家知名 IT 和媒体公司及 10 个贸易协会指派的代表来访,称在他们进一步投入任何资金之前,互联网技术协调和安全性必须采用更具确定性的全球化环境。
  • 欧盟代表团花费了两个小时与我沟通,称他们将自行监管欧洲的互联网路由 系统。
  • 互联网协会的代表声称,过去他们负责管理互联网,并反对任何其他一方接管互联网的企图。
  • 美国政府互联网安全任务组提交了一份报告,称互联网由于法律诉讼而面临瓦解的风险,而且它缺乏一致认可的协调机制。

这一周实在令人煎熬。很明显,我必须做点什么。

周日我回到家,在电视直播中,我最喜爱的美国足球队以惨败收场,随后,我起草了第一份概念备忘录,描绘了能够成功应对当前和未来挑战的组织的情况。

我的设想是建立一个全球化的非营利性、非政治性私有机构,其员工由技术专家组成, 它将作为对互联网用户和选区负责的基层组织,同时还应受到政府认可——这是一个前所未有、存在风险的构想。与我的部门间任务组讨论这个设想时,我们认识到,实施这个设想将会困难重重,甚至会非常棘手,但我们认为,它是互联网发展壮大的最佳机会。

该组织将组建一个政府咨询小组,以确保将政府的集体性观点作为重点议题,但不以任何政府为主导。该组织将作为受到各个政府认可的强大核心机构,以应对任何法律诉讼。 它将具有足够的灵活性,能够与互联网一起发展壮大。它将对每个域名注册收取一小笔费用,以筹集它自己的独立资金,但绝不会变得过于臃肿庞大。它将以利益相关方为基础,并根据其是否能够说服各个互联网选区团体,确认它仍然是管理互联网的最佳解决方案,通过这种能力来定期审核其合法性。

经过两年的协调、激烈讨论,吸纳许多有用建议并做出重大修改后,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 (ICANN) 于 1998 年成立。

基层民主本身就存在争议,这整个过程也充满艰辛。总而言之,感谢许多扮演了举足轻重角色的成员所付出的努力,例如,美国政府的贝基·伯尔 (Becky Burr) 和安迪·平卡斯 (Andy Pincus) 与我共同建立了 ICANN,埃斯特·戴森 (Esther Dyson)、温特·瑟夫 (Vint Cerf)、迈克尔·罗伯茨 (Mike Roberts) 和史蒂夫·克罗克 (Steve Crocker) 为 ICANN 的关键事务提供了指导,同时还要感谢其他许多人在建立该组织时的辛勤工作,因为有了你们,ICANN 才取得今天的成功。

虽然在 20 世纪 90 年代末,各种政治、政策和技术争议威胁将互联网扼杀在摇篮中, 但互联网仍然走到今天。互联网仍然充满活力,平稳运行。

当前,有数十亿用户在使用互联网。它支持各种语言和字母。它整合了 Wi-Fi、移动设 备、应用和"物联网"等各种技术。几乎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尽管它包含海量数据以及无数的地址和域名,但用户从未遇到导致互联网崩溃的技术或法律问题。

虽然必须解决隐私、安全性和公平等严重问题,但毋容置疑的是,互联网转变了整个世界的通信和交易模式,产生了积极的影响。20 多年来,互联网经济的增长速度一直是传统经济的十倍。

恭喜大家!向在过去二十年帮助成功建立 ICANN 以及当前与 ICANN 合作以确保其今后二十年能够成功运营的所有成员致以衷心感谢。

Ira Magazi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