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Resources

会议记录 | 新 gTLD 计划委员会

本页面还提供其他语种:

本文档已翻译为多种语言,仅供参考之用。原始官方版本(英文版)可在以下位置找到:  http://www.icann.org/en/groups/board/documents/minutes-new-gtld-05apr13-en.htm

 

注:2012 年 4 月 10 日,理事会成立了新 gTLD 计划委员会,该委员会由与新 gTLD 计划不存在冲突的理事会所有投票成员组成。委员会获得理事会的全部授权(受法律、组织条例、章程或 ICANN 利益冲突政策中限制条件的约束),行使理事会级别的权力处理与新 gTLD 计划有关的所有问题。委员会权力的全部范围在其章程中列出,请参阅 http://www.icann.org/en/groups/board/new-gTLD

ICANN 理事会的新 gTLD 计划委员会于当地时间 2013 年 4 月 5 日晚上 8:00 在中国北京召开了一次特别会议。

委员会主席 Cherine Chalaby 宣布会议正式开始。

除主席外,以下理事也参加了全部或部分会议:Chris Disspain、Bill Graham、Olga Madruga-Forti、Erika Mann、Gonzalo Navarro Ray Plzak George Sadowsky、Mike Silber、Judith Vazquez 和吴国维。Fadi Chehadé(总裁兼 CEO)对未能到会表达了歉意。

Thomas Narten(IETF 联络员)和 Francisco da Silva(TLG 联络员)以委员会非投票联络员身份参加了会议。

Heather Dryden(GAC 联络员)作为特邀观察员参加会议。

以下 ICANN 工作人员参加了全部或部分会议:Akram Atallah(首席运营官)、John Jeffrey(总顾问兼秘书长)、Megan Bishop、Michelle Bright、Samantha Eisner、Dan Halloran、Karen Lentz、Cyrus Namazi、Amy Stathos 和 Christine Willett。

这是 2013 年 4 月 5 日召开的新 gTLD 计划委员会会议的初步报告。

  1. 委员会时间表/工作计划
  2. "封闭式"通用域名
  3. 新 gTLD 计划的职能审计

 

  1. 委员会时间表/工作计划

    主席概述了新 gTLD 计划委员会北京工作的预期时间安排,包括预计将在北京逗留的一周时间内最后讨论"封闭式"通用域名和 IGO 名称的保留。主席指出,对于"封闭式"通用域名,委员会可能会在四月底之前召开会议并做出决策。关于 IGO 名称问题,主席确认将在北京召开的理事会/GAC 会议上与 GAC 讨论,之后可能会在七月份的德班会议上做出决策。

  2. "封闭式"通用域名

    Chris Disspain 提供了"封闭式"通用域名问题的更新信息,指出使用"专用"一词更为贴切。Chris 表示,鉴于理事会未来可能会收到 GAC 提出的关于限用型通用域名的建议,因此该议题不是今天探讨的重点。相反,Chris 将重点放在讨论申请人申请豁免行为准则管辖的情形上,以便委员会能够了解有关情况。

    Gonzalo Navarro 认为,澄清在本次会议上讨论的问题十分重要,并赞成 Chris 提出讨论的重点。但是,委员会需要与 GAC 明确这一问题,以便不会与商标问题这一更大的国际性议题混为一谈。

    George Sadowsky 请求进一步解释"专用"的含义。

    Chris 解释说,"专用"是指申请人已表明其打算运营字符串供自己独家使用。

    Dan Halloran 就得到《注册管理执行机构行为准则》管辖豁免权的条件提供了一些说明。Dan 表示,在发布《行为准则》初稿征询意见后,收到了一些潜在申请人的意见,他们指出《行为准则》会对它们形成约束,因为他们不打算拥有注册人。因此,不应要求他们在内部建立注册人保护机制,应当给予他们豁免权。有鉴于此,ICANN 提议,如果没有要保护的注册人,并且所有域名都由注册管理执行机构出于专用目的独家注册、维护和使用,那么就可以减少申请豁免的理由(条件 I)。此外还有条件 II,即注册管理执行机构不得出售、分发该 TLD 中的任何注册域名,或将其控制权或使用权转让给任何第三方。条件 III 是,豁免《行为准则》管辖的申请不是公众利益所需。如果所有条件均符合,则 ICANN 可以经过合理的判断,授予《行为准则》的豁免权,即由前五个条款制约注册管理机构。提供豁免的出发点是,必须为注册服务商提供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

    Thomas Narten 表达了对误用《行为准则》的担忧,因为它是解决问题的最便利工具,而非适当工具。首先要解决一个更大的难题,即如果申请人不寻求《行为准则》管辖的豁免权,将如何处理。这里的问题不是为注册服务商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而是 TLD 运营商的意图,他们打算向注册服务商提供哪些名称,不提供哪些名称。

    Chris 赞同 Thomas 的观点,并指出目前似乎只有两种解决办法:(1) 分析《行为准则》,并承认它是一个不完善的解决方案,如果申请人绕过它,它将无能为力;或者 (2) 更改计划,尽管它已实施很长时间。其他备选方案都无法解决这个问题。Chris 同意在对《行为准则》采取行动的同时,必须承认它并不完善,但也指出理事会对情况并不满意。

    Ray Plzak 支持 Thomas 的看法,并解答了 George 对专用的疑问。Ray 敦促委员会考虑获得特定 TLD 专用权所引发的问题,其必然的结果是,持有人会拒绝所有其他人从使用该名称中获益的权利。

    Gonzalo 表示,对整个 IP 行业来说问题在于,特定公司将有机会独家使用某个通用的词语,而这可能会在促进互联网竞争方面引发问题。

    Chris 说明了他的理解,他认为问题并不在于申请人寻求将 TLD 仅限合格注册人使用,以及制定注册服务商必须遵守的要求,以验证注册人的有效性。这都没有问题。但是,如果同一通用词汇只能由该申请人使用,其他任何人都无权注册/使用相关名称,这才是问题所在。

    Olga Madruga-Forti 同意 Chris 对该问题的界定。

    Judith Vazquez 认为问题实际上变得更简单;这是一个是或否的问题 – 我们是否要为一个认为自己能够从中获益的注册人封闭申请?

    Chris 认为问题没有那么简单。

    Thomas 赞同 Judith 的看法。从开放 TLD 到授予专用权之间存在一个范围,可能有一些领域运营商会开放给一些人。专用权几乎是一种非黑即白的做法,因为判断允许谁注册某个二级域名仍然很主观。对于封闭式通用域名而言,问题就在于运营商会在本该同意的时候拒绝。

    Chris 询问 Thomas 对此有何说明。

    Thomas 指出,从某种程度上说,理事会不应采取任何行动。这是一个典型的主观判断问题,GNSO 在针对此的政策制定过程中已经小心避免了该问题。在这方面,还存在许多务实的问题。

    Ray 表示,关于谁能够注册某个二级域名,即使是某些合理的限制也可能被视为限制过度。理事会要如何对相关名称和所提限制的范围做出判断呢?

    Chris 回应到,就是这个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为什么要明确该议题非常困难。所以说,"专用"一词比"封闭式"更加清楚,虽然其他人可能对它不太适应。异议的提出是因为申请有问题,而不是因为假设性的情况。

    George 回应了 Thomas 关于 GNSO 没有处理此问题的建议;他们没有说他们是赞同还是反对。但是当时 GNSO 的成员主要是一些与正在制定的计划存在商业利害关系的人。而负责在批准和实施政策时代表公众利益的是理事会,而不是 GNSO。

    Olga 表示,"专用权"的概念是一种改进,因为它强调了申请人申请名称的意图。正如 Ray 提到的,关于申请人与希望注册名称的其他各方之间的关系,可能存在另外一些问题。因此,必须确定 TLD 专属于谁。是仅限于单个实体,还是附属机构和分支机构,还是那些与他们存在合同关系的组织?它与供机构群体使用的 TLD 可能大不相同,即使机构群体的范围也很有限。

    Heather Dryden 确认,GAC 计划为"封闭式"通用域名或专用类别的名称提供保护性建议。

    Chris 指出,讨论可到此暂告一个段落,最好等到 GAC 会对此问题的建议出来时再做进一步讨论。

    主席确认,对后续措施的协商讨论将会在收到 GAC 的建议之后进行。

  3. 新 gTLD 计划的职能审计

    主席介绍了新 gTLD 计划职能审计绩效的相关议题。随着该计划进入实施阶段,机构群体内一直存在一些紧张情绪,一些人质疑 ICANN 是否已准备就绪。我们做好签订合同和授权的准备了吗?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聘请专家来帮助评估我们的准备情况?此前的一贯做法是,等待问题在机构群体内的讨论达到白热化之后再着手解决;对于审计中是否可能揭露其他一些问题,有的成员也提出了疑虑。

    Ray Plzak 首先引用了一句谚语:当你在与鳄鱼搏斗时,你很难想起自己的使命是排干沼泽。这是很多人所看到的 ICANN 今天所处的状况。ICANN 在一边打鳄鱼,一边清理沼泽。所以现在可能是时候坐下来,看一看流程,找出仍然有可能出现的意外后果,并及时进行处理。我们似乎并不完全了解我们要处理的问题。

    Thomas Narten 表示基本支持 Ray 的观点,并引用了根区域升级的例子。尽管我们有能力在域名引入过快时放慢授权的速度,但是,我们还没有坐下来就一旦问题出现要如何解决制定一个计划。问题应该向谁报告?应该遵循什么样的流程?

    George Sadowsky 对上述意见表示支持,并引用了 VeriSign 在最近的信函中提出的问题。有一些情况的存在可能会导致问题,但这些情况尚未得到充分的评估。问题在于,我们有没有将该计划的风险水平降低到可接受的水平,有没有足够的政策和资源来应对意外事件的发生?

    主席对以上一些问题做出了回应。对于就我们是否了解所有的问题,主席表示,即使我们知道所有的问题,我们也无法一一回应,这是不现实的。否则,我们的工作将永远无法完成。有的人认为,除非机构群体认为某个问题很严重,否则就不需要立即进行处理。关于审计问题,由谁来执行?这是 CEO 及其管理团队的工作。在工作人员正在实施计划的关键时刻,我们是否现在就要花时间来对第三方进行培训?在我们已经计划好谨慎、分阶段地引入新 TLD 的情况下,我们是否要将该计划推迟一个月时间,来进行一个准备情况的外部评估?

    Erika Mann 指出,这些问题最好由总裁兼 CEO 及其团队来回答。现在可以接受一个简短的审计,但之后应该有足够的时间来评估和抓住所发现的问题。不过,Erika 指出,如果目标是现在就通过一个职能审计来获得对问题完整而全面的了解,那么她不倾向于这么做。可能存在一些小问题,例如 Thomas 提出的那些问题,但目前还不能全面概括。

    Ray 赞同 Erika 的观点,并对 George 认为我们永远无法确定所有问题的看法做出了回应。这必须成为一个努力提前发现问题的连续性流程,但永远不可能抓住所有的问题,特别是一些异常情况。但是,一旦发现问题,就应该形成一个可重复的流程。有一些问题,如 Thomas 所说,我们似乎一直在讨论,因此有一个我们可以以此入手的问题清单。我们甚至可以浏览理事会决议,找出那些仍然存在的、理事会尚未完成的活动。尽管有来源,但这必须是一个不断推进的持续性流程,并且我们必须能够发现我们过去没有预料到的问题。这个流程必须简短,但也要具有可重复性。它可以在必要时实施,但我们必须找到某种实施常规流程的方式。委员会需要讨论如何进行组织、流程的长度如何以及其他方面。

    George 询问总裁兼 CEO 对出现意外后果的可能性怎么看,因为他拥有内部的视角。

    主席澄清,本次会谈并不是对委员会全力支持的工作人员进行批评。实际上,正是因为管理层与委员会之间有良好的关系,才使本次会谈得以顺利进行。

    总裁兼 CEO 感谢理事会对计划的状态提出的质询和疑问。我们目前处在计划的最后阶段,此时往往会引起恐慌和担忧。对基层人员来说,有的事情在我们看来显而易见,但是对高高在上的理事会来说并不是那么清楚。例如,关闭问题的工作时间是看不到的,因此理事会所看到的情况往往与实际情况存在一定差距,这是正常的。但是,当我们使用"危机"之类的词汇时,必须了解我们所确定的最大危机,因为这是一个很严重的词。如果可以确定是危机,那么总裁兼 CEO 保证,他将提供有关如何解决这些危机的信息。至于在系统即将启动之际进行审计,这个时机并不恰当。它会向机构群体和工作人员传递很异常的讯息。审计将在系统推出后进行,这样我们就能了解如何做出改进。总裁兼 CEO 还确认,日期还没有确定;如果合同没有准备好,就不必将讨论过的 4 月 23 日的活动日期作为签约日。我们并没有对任何事务强加一个截止日期。

    指导原则和时间表已经制定。计划正在向前推进。机构群体内部确定的一些潜在风险,比如商标信息交换机构,似乎并不现实。例如,我们不需要对 IBM 进行审计,看他们是否能够运行数据库,因为这是他们将要提供的服务。

    最终,各家公司会开始依次启动计划、寻找分销渠道、做出规划,并遵守已经制定的时间表。虽然最终日期仍无法确定,但再也不存在推迟数年时间的风险。我们的工作将把确保安全性和稳定性放在首要位置,并谨慎考虑如何运营。我们知道如何在根服务器运营商之间进行协调,所有运营商需要继续保持宽松地协调。

    总裁兼 CEO 最后表示,他支持在计划启动之后立即进行审计。这可能是一个持续的过程。但在此之前,必须先确定有哪些危机。

    Ray 重申,他讲话的重点是我们必须投入关注。如果最好的做法就是宣布在计划启动后开始审计,那也很好。但必须进行这项工作,并且应该从现在开始规划。

    总裁兼 CEO 赞同 Ray 的看法。《指南》定稿的时间不长,系统的构建是与它同时进行的。但我们有一个优秀的团队,他们开展工作的方式十分灵活,不是要等到万事俱备之后才开始工作。机构群体需要这种灵活的方法,这样我们就不会一再地推迟。还要重申的是,ICANN 控制着各个系统,在启动这些系统之后,如有必要,可以放慢速度;如果出现问题,我们可以控制。只有在完成了相关工作,并且工作按计划完成时,我们才会向前推进。不过,我们正在向前推进。

    主席感谢总裁兼 CEO 确认了没有最后期限这一点。这是一个明确且让人放心的讯息。

    Olga Madruga-Forti 支持审计的想法,但是认为它应该在系统启动之后再开始。现在,工作人员不应为支持审计而浪费宝贵的时间。事实证明,在出现问题时,工作人员和委员会都能够随机应变。

    Erika 认为,委员会应尊重团队完成的所有工作,本次会谈并不是为了开展批评,而只是询问一下有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快速完成,以抓住一些可能很突出的问题。除此之外别无其他。这种担忧是很自然的,因为这是一项开创性的工作,小心谨慎很有必要。但是,总的来说,我们尊重工作人员的工作。

    George 指出,总裁兼 CEO 向机构群体传达 4 月 23 日不一定是启动日期,这是很有必要的,因为机构群体内似乎存在不同的理解。

    Akram Atallah 向 Thomas 指出,关于根服务器,已经开展了一些基准测试工作,并且已经同 RSSSAC 共享,以便其能够监视根区域可能出现的任何降级问题。

    总裁兼 CEO 重申其要求委员会确定存在的危机。

    主席指出,真正的问题似乎是,现在有很多问题纵横交错,让人感觉还有很多工作还没有做完;但是,并不存在某一个特定的危机。

    Ray 确认,虽然对危机的定义因人而异,但真正重要的因素是,委员会必须走出危机管理模式,并采用其他监督形式。在危机方面,好像没有什么问题足以中断整个计划。

    主席质疑委员会一直处于问题解决模式的状态。我们了解到,有的问题在多年前就已经确定,而我们一直试图回过头来以不同的方式解决这些问题。

    Chris Disspain 赞同主席认为委员会处于问题解决模式的观点,并认为委员会应应当继续保持这个状态。有时,不需要做什么就能解决问题,但问题解决非常重要。例如,关于封闭式通用域名,我们正花时间进行讨论;这不是危机管理模式。但是,如果其他人被迫做出决定,以及确实必须处理某个问题时,他们也会使用"危机"一词。这并不是坏事,我们是在敦促机构群体采取行动并提供解决办法。

    Thomas 指出,关于根区域升级问题,存在的顾虑更多地是流程方面,并且他将在会后继续关注此问题。

    Mike Silber 对工作人员与委员会的沟通表示失望;与委员会相比,机构群体似乎能够获得更准确的信息。委员会必须从网络会议报告中获取信息,并且收到的信函和其他意见都没有分析。这导致了一些问题被视为危机。

    总裁兼 CEO 指出,委员会其实收到了工作人员提供的详实报告,但承认有很多工作正在进行中,而且情况变化得很快。委员会通信结构的开发频率或分析也都不够,无法分享请求的全部信息。为解决这一问题,他主动提出以单页的形式向委员会提供每周信息更新,以提供更准确的信息。

    主席对总裁兼 CEO 的建议表示感谢,然后提出了信函向委员会传达的问题,主席愿意共享信息。

    Mike 建议,在提供信息更新的同时,来信中应当包含一些沟通分析,并适当提供一些链接和分析。这比收到个人信函要有用得多。

    总裁兼 CEO 还表示,委员会的一些成员可以参加每周的内部运营审核会议,以了解正在开展和未开展的工作,听取工作人员的报告。委员会成员甚至可以添加一些事项。虽然委员会扮演着监督角色,但通过这种方式,委员会可以在最后阶段参与进来。

    George 认为提供参加会议的机会很不错,因为缺乏信息会让人感到不安。问题就在于我们不了解自己知道哪些信息,不知道哪些信息,有时这很难预测。George 指出,我们最关心的问题是技术问题,比如 SSAC 强调的那些问题。

    Ray 建议,或许可以为那些希望了解更多信息的成员建立一个 RSS 馈送源。与不经分析就向委员会发布信息相比,还有更好的备选方案。关于运营审核会议,Ray 指出,在恢复到问题管理之前,委员会有一次大型运营审核会议。因此,如果出席这些会议,或者充分准备的简报会议,将把委员会带回到监督的角色,那么一旦开始后就必须一直继续。Ray 对总裁兼 CEO 所做的全部工作以及能够参加本次会谈表示感谢。

    Christine Willett 对一些请求做出了回复。转发给委员会的信函是那些团队试图了解是否需要采取行动的信函。这些信函绝大多数都以函件形式进行了发布,并将包含在 MyICANN 馈送源中。针对申请的事项,处理方式略有不同。每周报告是一个很好的主意,可以与委员会进行更频繁的沟通。

    总裁兼 CEO 确认,与委员会的沟通将在计划完全启动之后进行审核。

    Mike 要求为那些未能与会的成员提供每周会议的摘要。他还对总裁兼 CEO 的开放态度以及愿意主动发出邀请表示感谢。

    主席总结本次会谈:(1) 尽管计划将在 2013 年启动,但并没有确定最终日期;(2) 审计会进行,但不是现在,因为它将分散工作人员的精力;(3) 将为委员会编写每周报告;(4) 主席将停止向委员会分发信函,并通过其他方式向委员会提供相关信息。

    主席宣布会议结束。

minutes-new-gtld-05apr13-zh.pdf  [271 KB]

Domain Name System
Internationalized Domain Name ,IDN,"IDNs are domain names that include characters used in the local representation of languages that are not written with the twenty-six letters of the basic Latin alphabet ""a-z"". An IDN can contain Latin letters with diacritical marks, as required by many European languages, or may consist of characters from non-Latin scripts such as Arabic or Chinese. Many languages also use other types of digits than the European ""0-9"". The basic Latin alphabet together with the European-Arabic digits are, for the purpose of domain names, termed ""ASCII characters"" (ASCII = American Standard Code for Information Interchange). These are also included in the broader range of ""Unicode characters"" that provides the basis for IDNs. The ""hostname rule"" requires that all domain names of the type under consideration here are stored in the DNS using only the ASCII characters listed above, with the one further addition of the hyphen ""-"". The Unicode form of an IDN therefore requires special encoding before it is entered into the DNS. The following terminology is used when distinguishing between these forms: A domain name consists of a series of ""labels"" (separated by ""dots""). The ASCII form of an IDN label is termed an ""A-label"". All operations defined in the DNS protocol use A-labels exclusively. The Unicode form, which a user expects to be displayed, is termed a ""U-label"". The difference may be illustrated with the Hindi word for ""test"" — परीका — appearing here as a U-label would (in the Devanagari script). A special form of ""ASCII compatible encoding"" (abbreviated ACE) is applied to this to produce the corresponding A-label: xn--11b5bs1di. A domain name that only includes ASCII letters, digits, and hyphens is termed an ""LDH label"". Although the definitions of A-labels and LDH-labels overlap, a name consisting exclusively of LDH labels, such as""icann.org"" is not an ID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