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Resources

会议记录 | 新 gTLD 计划委员会会议

本页面还提供其他语种:

本文档已翻译为多种语言,仅供参考之用。原始官方版本(英文版)可在以下位置找到:http://www.icann.org/en/groups/board/documents/minutes-new-gtld-29may12-en.htm

 

注:2012 年 4 月 10 日,理事会成立了新 gTLD 计划委员会,该委员会由与新 gTLD 计划不存在冲突的理事会所有投票成员组成。委员会获得理事会的全部授权(受法律、组织条例、章程或 ICANN 利益冲突政策中限制条件的约束),行使理事会的权力以处理所有可能因新 gTLD 计划而产生的问题。委员会权力的全部范围在章程中列出,请参阅 http://www.icann.org/en/groups/board/new-gTLD

ICANN 理事会的新 gTLD 计划委员会于 2012 年 5 月 29 日世界标准时间 18:00 召开了一次电话会议。

委员会主席 Cherine Chalaby 宣布会议即刻开始。

除主席外,以下理事参加了全部或部分会议:Chris Disspain、Bill Graham、R. Ramaraj、George Sadowsky 以及 Mike Silber。

Thomas Narten(IETF 联络员兼委员会非投票联络员)也参加了会议。

Rod Beckstrom、Erika Mann、Gonzalo Navarro、Ray Plzak、Kuo-Wei Wu 以及 TLG 联络员兼委员会非投票联络员 Thomas Roessler 因未能参加会议而表示歉意。

Heather Dryden(GAC 联络员)作为观察员参加会议。

  1. 分批处理流程

 

  1. 分批处理流程

    主席介绍议程,其中着重提到分批处理流程。

    Mike Silber 指出,风险委员会正讨论与分批处理流程相关的风险确认和缓解工作。

    Kurt Pritz 为考虑批次形成中的地理多样性和循环流程提供了背景材料。与 GNSO 在哥斯达黎加讨论循环模式时,提出了针对该模式公平性的疑虑,因为在该模式中申请数比例更小的地区机会更多,它将确保整体申请比例更小的地理区域在第一批中占有更大数量的申请(相对于严格按比例划分的系统能确保的数量)。同时也有建议指出:该流程容易导致博弈。例如,如果更喜欢带有地理位置或群体名称的顶级域名,申请人可返回去修改申请,以便将其加以利用。另外,为了使有些申请通过循环流程得以提前到第一轮,而把在数字目标值流程中"获胜"的且应在第一轮中的申请推迟到后面的轮次中,此等对申请作降级处理的公平性问题在机构群体中引发了极大的关注。

    Kurt 继续指出,地理多样性问题看来旨在至少确保:如果 x% 的申请来自特定地区,则第一批中至少 x% 的申请应来自该地区。

    George Sadowsky 询问 Kurt:哥斯达黎加会议是否做出任何声明,鼓励申请人返回去重新组织其申请,例如更改循环或转而采用比例法。

    Kurt 表示,比例模式已在《分批处理基础》一文中列为方法,而该文已在哥斯达黎加会议后公布,且目前并无关于变更该模式的声明。尽管已公布比例模式,但若理事会希望更改该模式,是可以做到的。采用不同模式存在风险,尤其是考虑到机构群体对采用循环流程的公平性问题和潜在延迟问题持有意见。

    George 回应,委员会所有成员相信我们应对申请人尽可能公平。但这有赖于是否存在一个公平竞争环境来开始操作。当前,某些地区没有 IDN gTLD,甚至连 gTLD 也没有,因此即使尝试继续采用比例代表模式也会产生不公平起点。George 表示,他投票赞成数字目标值流程,因为他相信这种循环方法能减少某些地区的劣势。因此他反对比例法。

    Bill Graham 表示,他不能理解采用循环法为何将导致潜在不公平性,也不能理解在发布所有数字目标值之前声称具有不公平性的依据。循环法将从实际上消除关于公平性的问题,因为它将消除这一疑虑:一个地理区域的回应是否能和另一地理区域的回应一样快地得到关注。机构群体内似乎存在确定不公平性的博弈。

    Chris Disspain 表示,流程中引入的人为干预越多,越会产生问题。如果一开始就有关于竞争规则的简要声明,那会很好。但是如果我们开始根据结果更改流程,就会存在一定风险。Chris 同时询问 ICANN 如何确定申请来自哪一地理区域。

    Mike 指出,数字目标值的解释是完全概念性的,并不是之后用于人工分批处理的数字目标值和方法。当前,我们不能仅更改该流程的一部分。比例代表法是一种人为干预,理事会将需要投票批准该更改。应继续保留循环法。

    Ramaraj 赞同 Mike 的观点。

    Chris 询问博弈的可能性,以及申请人现在是否可能更改其申请,从而试着利用该更改。

    Kurt 回应:申请人已提交他们对询问组织位置问题的回复,其中必须有某种形式的许可证才能进行。更改该位置将以申请窗口的关闭而告结束。

    Chris 澄清道,这表示组织必须已在特定地区成立,以便与该地区相关联,这属于申请流程的一部分。

    主席询问所选的国家/地区识别是否适用于比例模式或循环模式,Kurt 确认这确是当前面临的问题。

    Kurt 进一步表示,由于所用方法的不同,地理名称对进入第一批申请的作用可能存在差异。例如,如果一个地区有 200 份申请,占总申请数 2000 份的 10%,则比例模式将确保该地区的申请人有 10% 的机会进入第一批。而在循环模式下,该地区的申请人有 50% 的机会进入第一批。

    Chris 提问:允许之后修改比例是否比直接规则(说明我们正按地区顺序处理申请)更易让人接受。

    Kurt 重提:将数字目标值排名前 500 且应在单一数字目标值系统中进入第一轮的申请予以推迟存在风险。

    Chris 表示反对:如果该规则将槽与地理区域相关联,将不会发生延迟。设立该规则与允许数字目标值更低的申请人借由字符串争用提前到第一批,这两者基本不存在差别。将申请人添加或不添加到一个批次中,这两者基本也不存在差别。Chris 请求委员会同样讨论在一个批次中处理 500 份以上申请的可能性。

    Thomas Narten 同意:我们必须明确区分"公平"和"不公平"。公平的不同定义之间可能存在极大差别。其次,有关循环法可能产生的问题应在机构群体内展开讨论。这在机构群体看来会更改分批处理流程,进行这类更改而不让其得到充分理解,且不确保得到支持,这并非良好实践。更改该流程固然可行,但必须以沟通良好的方式进行。

    Kurt 指出从未向机构群体公布循环法是形成批次的方法;并不存在更改一说。

    Thomas Narten 表示反对:众所周知,理事会正在讨论循环法。

    Kurt 回应:我们对待关于该流程的沟通非常谨慎,因为该流程尚未得到理事会批准。循环法并非众所周知,在哥斯达黎加会议前一段时间才真正开始讨论。

    Thomas Narten 表示,哥斯达黎加会议讨论了循环法,它是机构群体的操作假想。如果我们弃用该模式,就是进行更改,因此即使该模式对于 GNSO 方面并非严格意义上的政策,也属于没有充足理由不得更改的范畴。

    Kurt 表示:理事会在哥斯达黎加会议上并未讨论地理多样性;会议重点是数字目标值模式的可靠性以及该模式与其他模式的对比。再次重申,并未更改已与机构群体讨论的事宜。

    Thomas Narten 反对:哥斯达黎加会议公开讨论了循环模式,看来机构群体认为正在实施该模式。

    Kurt 指出:并无书面文档说明 ICANN 正在实施循环模式。

    Chris 主张:在哥斯达黎加与 GNSO 进行的会议讨论中,已提出该主题,Kurt 受到强烈反对。

    Heather Dryden 在 Thomas Narten 的基础上提出更多见解,涉及机构群体一些部分所存在的假想。GAC 并不认为 Heather 能对循环模式与比例模式发表见解,因为 GAC 处于收集问题这一流程。需要注意的是关于此主题的信息交流和沟通,并确保机构群体获得足够消息。如果在一些假想的基础上做出支持数字目标值的决定,则该决定将是机构群体处理的事宜,包括来自 GNSO 会议的意见。主要问题是我们好像在决定的基础上做决定,而并不清楚做出第一个决定的假想。就 GAC 而言,他们对确定分批处理工作及其时间的合理性具有诸多疑问和敏感心理。Hether 表示今天的讨论让她感到踌躇。

    主席指出:许多人都在这次讨论后感到踌躇,因为对于做出第一个决定的假想存在分歧。Thomas Narten 提出:机构群体的假想是分批处理将通过循环模式完成。Kurt 表示:循环法仅在一次 GNSO 会议上作为可能方法进行了讨论,该会议的众多参与人忧虑的是它会带来博弈。委员会需要确定是否要采用循环法。主席提问 Thomas Roessler 和 George:在哥斯达黎加会议后审查分批处理的子组是否已讨论该方法。

    George 回忆:循环法已作为编写数字目标值队列的方法提交,但真正的讨论焦点集中在拍卖和数字目标值之间。

    Mike 和 Chris 认可 George 的回忆。

    Mike 接着说道:已向子组解释循环法方案,且得到了认同。

    Chris 继续补充:在数字目标值和拍卖之间进行选择时,曾讨论数字目标值地区化和分地区进行。当时并无明确声明指出将采用地区性循环法,但更无关于比例模式的讨论。

    主席表示:难以启动系统并允许提交数字目标值,将在之后宣布如何进行分批处理。方法的宣布必须同时进行。且我们必须制定规则。

    George 表示:规则出台越早,众人感受越佳,但我们可以不提前通知,直接启动分批处理系统。

    主席表示:如果今天他要在委员会与会成员中发起投票,对象将是针对循环模式,因为部分人认为这是已获同意且机构群体正在期待的模式。

    Chris 提出,如果委员会要指示工作人员继续采用循环模式,让他们试着解决可能发生的任何问题可能有所帮助。委员会已得知有人反对是因为此系统可能产生博弈。重用循环模式是否存在任何其他后果?

    总顾问兼秘书长指出:《分批处理基础》一文描述了比例法,因此尽管部分人认为流程将采用循环法,实际上我们已公布将采用比例法。当然,我们也曾声明之后才会提供运作细节,但实际上,我们已经发布一些细节。目前的建议是进行回顾,确定说过什么及其地点和时间,然后看看能否更明了。

    Mike 表示:阅读《分批处理基础》一文并试图根据该文认定循环法并非比例系统,这存在极大差别。Mike 主张《分批处理基础》描述的可能是比例模式,也可能是循环模式。

    Bill 赞同 Mike 的观点,认为《分批处理基础》并未明确表明将只采用比例代表模式。从该文的文字出发,坚持认为它仅涉及一种或另一种模式非常不可靠。

    Chris 和 George 赞同 Bill。Chris 指出,已有书面文章描述五区域方法。

    总顾问兼秘书长确认,已发布大量文章概述 Kurt 对 GNSO 的讨论;尽管 ICANN 一直称运作细节仍未出台,但机构群体的部分人认为流程已确定。Kurt 明确表示,尽管媒体这样报道,但这仅是一个提案。

    主席再次提问:委员会认为什么才是要引入的正确系统,当中要考虑已提到的博弈问题?比例模式能否产生更公平的结果?George 关于公平竞争环境的观点如何?

    总顾问兼秘书长确认,申请人当前无法更改他们在系统中的地址;更改地址的最后一天是 2012 年 3 月 29 日,因此现在不可能更改地址,也就不会成为博弈原因之一。

    Mike 指出,相对于比例法,循环法更具有地理多样性。

    George 重申其观点,认为我们当前并无公平环境,因此以公平假想为依据的决定站不住脚。

    Kurt 重提 Thomas Narten 的观点,认为每个人对公平的理解存在差异。当前的问题是结果应是什么?迄今为止的大量反对来自所认为的相对延迟,表示反对的申请人排名前 500 但未能进入第一轮。

    Chris 表示质疑,如果您明确是要关注批次的组成,那么是否并无真正的"延迟",我们只要循环进行并轮流处理槽即可。

    总顾问兼秘书长回顾 Chris 之前提到的有关争用集移至同一批次的示例;在此,只有争用申请才会延迟,从而允许我们增加批量大小。

    Chris 提问:相对于采用循环法,对批次的人工比例化是否存在任何疑问?在确定比例数时,如何计算争用集中的字符串数量?在比例系统中,这些都是必须解答才能明确的问题类型。而在循环模式下,只需要制定规则。

    Kurt 同意采用比例模式会更复杂,因为新 gTLD 计划的许多项目都很复杂。但很多细节已得到制定,并写入随附文件中。它非常复杂,必须进行优化。

    Chris 同意,尽管尚不明确循环法是否最公平,但它可能是最简单明了的方法。

    主席提问:是否更偏向于循环法的简单特性?必须尽快做出决定。

    George 建议委员会通过决议,肯定第一个决议的确实性,并肯定循环法将是排列最后队列的方法。

    主席询问原决议是否提到循环法,George 确定并未提及。

    Chris 问道:目前是否需要达成决议。

    总顾问兼秘书长回应:如果委员会只是希望建议并引导工作人员,那么目前已经足够,但如果希望达成决议,也是可以的。

    George 提出:他认为达成决议很有必要,可让机构群体了解讨论状态,还可提供更多信息以便反击可能已发生的模糊交流。

    主席组织参与电话会议的所有人投票,看看每个人认为什么才是最好的系统。George、Bill、Chris、Mike、Ramaraj、Akram Atallah、Jamie Hedlund 和主席均赞成循环法。Heather 表示当前 GAS 对此不持任何观点。

    Kurt 表示他偏向于在采用循环法的同时,不"延迟"批次中的任何人。总顾问兼秘书长赞同 Kurt 的观点。

    Thomas Narten 表示他还不能做出决定,希望得到关于循环系统风险以及如何进行缓解的更多信息。

    Akram 提出:简单占据首位,如果有 Kurt 所建议的理想准则,固然最好不过;但是,总会有人不满,因此最好采用最简单的形式。Jamie 赞同 Akram 的观点。

    主席询问 Kurt:对于他之前提出的"改良"循环法,是否有任何提案。

    Kurt 表示,他已想到关于模式的一些观点,但很复杂,要求大大增加第一批的规模。Kurt 声明,他可能无法大力推动进一步的模式成型。但本质上应采用循环模式。最重要的是,在第一批中纳入由于排名前 500 而应在该批次中的申请人。

    George 提出:这会使每个地区的队列更大,使得第一批成为最大一批。

    总顾问兼秘书长指出:我们即将得知申请的比例划分,那时可能有机会变更。但是,简单可能是当前最好的办法,制定一个需要之后重新评估的规则将带来不利影响。循环法是合理的。如果我们发现需要更改该方法,或能在之后并入 Kurt 建议的模式,可以给予考虑。

    George 提问:总顾问兼秘书长的发言是否表示,将在之后进行更改以实现其他目标?

    总顾问兼秘书长澄清:尽管总是可能存在破例而产生更大批次,或产生能解决 Kurt 所确定风险的方法,他还是主张简单的模式。如果发生上述情况,委员会通常会将其撤回并重新考虑。尽管 ICANN 应对缓解风险持开放态度(若有缓解方法),但规则应是固定的。其目的在于明确"将使用循环法"这一道路。如果之后发生的事件更改了确定风险的方法,应将其提交委员会。

    主席总结:除了 Thomas Narten 和 Heather,参加电话会议的所有委员会成员都偏向于继续采用循环法,因为它操作简单。规则制定可在 2012 年 6 月 8 日开始分批处理前完成。今天的决定是采用循环法。

    总顾问兼秘书长表示:他和 Kurt 撤回关于调整系统的意见,支持循环 模式。

    随后,主席发起关于是否需要决议的讨论。

    总顾问兼秘书长反对在此时达成决议,因为它可能混淆交流,不利于就此主题加强交流。

    主席询问应交流什么内容及其时间。

    Akram 表示:已向委员会提交交流草案,其中包括关于披露日期和分批处理日程的一些观点。但并无关于 GAC 提前警告流程的日期,因为还需就此事项与 GAC 展开更多讨论。公告中应增加这一内容:将使用地区性循环法形成批次。

    Chris 要求澄清:之前的声明中提到,在关闭申请窗口前,将不会发布关于数字目标值的运作细节。如果发生上述情况,会不会在当前发布细节?

    Bill 建议可能没有必要作进一步交流,因为这是委员会一开始就采用并决定不更改的决议。

    主席指出:澄清看来是有需要的,沟通小组必须决定要说明的内容。决定是将采用循环法,而交流机制将由工作人员确定。

    主席转而提到字符串争用问题,询问委员会成员是否同意将争用集归入最后批次的提案,此时将不会延迟任何申请。无人提出反对。

    主席回到所有规则的交流问题,指出应在启动分批处理系统前进行交流。

    Akram 提出:计划是于 5 月 30 日关闭申请窗口,并随即宣布数字目标值规则,其中可能包括问答部分。循环法应纳入该信息中。

    随后,主席询问风险委员会中关于数字目标值博弈的工作,以及是否对此展开任何交流。

    Mike 表示交流越早,效果越好。

    Chris 指出:已有大量信息涉及申请人可采取以提高数字目标值的技术措施,例如测试能力。我们必须明确 ICANN 已采取的保护措施,例如将服务器置于 VPN 之后、使用安全平台。

    Kurt 同意将此纳入交流,将和 Akram 一道就此展开工作。

    Thomas Narten 反对在交流中谈及这些类型的安全措施。相反,提供关于数字目标值系统的细节会更好,以便机构群体能研究并理解该系统。

    主席指出:并无消极因素包括声明针对系统所采取的安全措施,以及关于数字目标值如何作用的解释。

    总顾问兼秘书长指出,由于数字目标值的目标是一种技能博弈,其基准就是一个公平的平台。不同的技能组合将产生不同结果。

    主席随后询问委员会是否希望在交流草案发布前,对其发表意见。

    George 表示:这是工作人员的特权。只有对涉及委员会讨论的交流的正确性存在疑问时,委员会才应进行审查。

    主席要求给予委员会 24 小时的提前预审期,在此期间进行阅读并回应。

    随后主席结束了会议。

minutes-new-gtld-29may12-zh.pdf  [275 KB]

Domain Name System
Internationalized Domain Name ,IDN,"IDNs are domain names that include characters used in the local representation of languages that are not written with the twenty-six letters of the basic Latin alphabet ""a-z"". An IDN can contain Latin letters with diacritical marks, as required by many European languages, or may consist of characters from non-Latin scripts such as Arabic or Chinese. Many languages also use other types of digits than the European ""0-9"". The basic Latin alphabet together with the European-Arabic digits are, for the purpose of domain names, termed ""ASCII characters"" (ASCII = American Standard Code for Information Interchange). These are also included in the broader range of ""Unicode characters"" that provides the basis for IDNs. The ""hostname rule"" requires that all domain names of the type under consideration here are stored in the DNS using only the ASCII characters listed above, with the one further addition of the hyphen ""-"". The Unicode form of an IDN therefore requires special encoding before it is entered into the DNS. The following terminology is used when distinguishing between these forms: A domain name consists of a series of ""labels"" (separated by ""dots""). The ASCII form of an IDN label is termed an ""A-label"". All operations defined in the DNS protocol use A-labels exclusively. The Unicode form, which a user expects to be displayed, is termed a ""U-label"". The difference may be illustrated with the Hindi word for ""test"" — परीका — appearing here as a U-label would (in the Devanagari script). A special form of ""ASCII compatible encoding"" (abbreviated ACE) is applied to this to produce the corresponding A-label: xn--11b5bs1di. A domain name that only includes ASCII letters, digits, and hyphens is termed an ""LDH label"". Although the definitions of A-labels and LDH-labels overlap, a name consisting exclusively of LDH labels, such as""icann.org"" is not an IDN."